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正能量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韩城法官宁振全系列之二

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韩城法官宁振全系列之二

  • 2018-10-22 17:34:59
  • 来源:网络
  • 编辑:韩城热线网站 | 多彩韩城
  • 541
  • 87
  • 0
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韩城法官宁振全
——系列报道之二
我叫温蕾,1988年生,韩城人,系韩城市人民法院原工作人员温勤学之女。我现向社会实名反映韩城市人民法院院长贾福德、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法官宁振全的假公济私、滥用职权、渎职、失职等问题。
一、核心提示:
2017年6月26日,我父亲温勤学因意外事故,突然去世。父亲一生与世无争、为人和善。噩耗传来,全家人顷刻间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按照国家规定,我父亲一次性抚恤金及丧葬费应由韩城市人民法院及时依法发放。但宁振全等人在发放问题上,枉顾事实、多方刁难,非法剥夺了我和我哥做为我父亲抚恤金、丧葬费权利人的一切合法权利。
我父亲温勤学1956年出生,生前一直在韩城市人民法院工作。按照国家政策规定:我父亲抚恤金应均等发给父母、配偶、子女。(后附民发【2001】317号、民函【2004】334号等政策文件)
1986年正月初四,在村组干部见证下,我父亲已过继(收养)给其伯父温红恩(老革命,一生无妻无儿无女),做为唯一的养子。现其伯父温红恩已过世。(后附过继祠单)
2005年,我父亲与我母亲孙淑萍离异后未再婚。
综上所述,我父亲抚恤金依规应发给我和我哥二人,丧葬费应发给我哥。
但宁振全等人在明知上述事实的情况下,面对我们多次找其,要求依法发放我父亲抚恤金和丧葬费之事,其借机为其同事的亲属讨要不确定债务三万元,要求从我父亲抚恤金中扣除。我们表示,国家规定,丧葬费是用于死者的丧葬活动,抚恤金是给逝者家属的精神补偿,不参与债权债务分配,我们不同意。在万般无奈下,我跟我哥东借西凑了一万元现金付给其亲属。因未达到其讨要目的,宁振全继续虚伪拖延,百般刁难,不予发放。
2018年1月底,我在父亲去世已达半年之久、仍未发放的情况下,向韩城市监察委员会实名提交了举报信——强烈要求各级党组织及其纪律监察部门从严从快追究宁振全的党纪、政纪责任和法律责任并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2018年7月23日,韩城市监察委员会经调查,认定宁振全等人违法违纪事实——在丧葬费发放方面,负全部错误责任;在抚恤金发放方面,负有一定责任。结论:暂缓处理一个月,并向韩城市人民法院发出了监察建议书——建议:一、韩城市人民法院依法正确发放抚恤金、丧葬费;二、积极与举报当事人联系,化解给其造成的各类矛盾;三、加强内部教育学习,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四、限期30日,将工作结果函复我委。
现离监察建议书发出已达3个月之久。韩城市人民法院相关责任人员和单位领导(贾福德)至今仍不思悔过、拖字当头、毫无解决问题之诚意。
综上所述,现离我父亲不幸去世已达1年零4个多月之久。在全国上下在热烈践行依法治国新思想、新理念的今天,在全省干部作风问题排查整改专项活动期间,宁振全作为一名党员及法官,无视人民利益、无视法律尊严,仍然认识不到自己不作为问题的严重性,继续在违法违纪的道路上,一意孤行。毫无整改之意,与新时代党的决策与法律规定背道而驰。我强烈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中,对照有关人员违法违纪和有关单位拒不履行监察建议的相关条款从严从快追究相关责任人和单位领导的相关责任。并希望各大媒体发挥舆论监督的社会职能,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二、相关证据及图解
(一)我和我哥做为抚恤金权利人的图解说明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享受抚恤金的依据

《<军人抚恤优待条例>释义》
《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十四条 一次性抚恤金发给烈士、因公牺牲军人、病故军人的父母(抚养人)、配偶、子女;没有父母(抚养人)、配偶、子女的,发给未满18周岁的兄弟姐妹和已满18周岁但无生活费来源且由该军人生前供养的兄弟姐妹。
[ 释义 ] 本条规定了一次性抚恤金发放的顺序。
第一顺序:烈士、因公牺牲军人、病故军人的父母(抚养人)、配偶、子女。
第二顺序:未满18周岁的兄弟姐妹和已满18周岁但无生活费来源且由该军人生前供养的兄弟姐妹。
同一顺序中的亲属领取一次性抚恤金的数额应予均等。经协商,也可不均等。
一次性抚恤金开始发放时,由第一顺序的亲属享受,第二顺序亲属不享受。没有第一顺序的亲属可以享受抚恤的,由第二顺序的亲属享受。
(三)我父亲过继(收养)行为的法律效力
(上二张图)我父亲过继给其伯父(被收养)的祠单(字为:其伯父由温勤学赡养,身后送葬,财产由温勤学继承,从立写字据之日起)
(上图)过继(收养)行为,基层组织的证明
(上图)《收养法》关于过继(收养)行为的法律效力规定

上3张图)2018年1月15日,韩城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就我对韩人社发【2014】123号文件提出异议申请,正式答复我——我和我哥是第一顺序权利人。
三、就此事,我们有如下问题想问相关单位及有关领导:
1、作为我爸的儿女,在法律上,我们有没有享受抚恤金的权利?
2、为什么法院不让作为温勤学儿女的我和我哥去法院办理,非法剥夺我们儿女的合法权利?
3、宁振全等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官视国家《婚姻法》、《收养法》、《继承法》、2004年国务院《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国家民政部的规范性文件《关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民警察伤亡抚恤金如何办理的通知》(民函【2004】334号)为无物。以言代法,胡言乱语,这是对“法制中国、依法治国”最无耻的注脚。试问:糊涂到如此的法盲还是否适合混迹于中国的法官队伍?请各级领导思考。
4、针对抚恤金发放问题,我们兄妹作为受害者,不存在责任问题可言。请监察委调查处理相关责任人?
反映人:温 蕾
联系电话:18192679087 微信号:wenleibuyaoku
身份证号码:61058119880305034x
2018年10月21日
手机用户请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关注
赞(87)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